栏目:
------------------不定时更新制------------------
标签

張根碩的第一次

2019-02-17
大家好,我叫张硕根,所以大家都会叫我大根。
 
顾名思义,我的确长了一根硕大的根,小时候不懂,穿着开裆裤甩着鸡鸡跑总会引起那些说闲话扯八卦的老大妈的注意并叽叽喳喳的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我发现了我与同龄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尔蒙比较旺盛吧,我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快,不仅仅是个儿长得快,就连裤裆内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动,第一次勃起并莫名其妙的遗精,彻底宽阔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原来,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
 
那年我四年级,虽然毛并没有生长,但是鸡鸡就开始提前茁壮起来,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有时候还会红着脸,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麽了,隻觉得鸡鸡在妈妈的清洗下特别舒服,甚至硬了起来,从妈妈的手裡脱落,弹到了妈妈的脸上,红着脸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的鸡鸡,并没有说什麽,马马虎虎的给我冲了泡沫就走了。我看着自己硬起的鸡鸡,觉得好神奇。
 
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读大学。放假了来找我妈妈玩,就顺便住到了我们家,由于我们家并没有多馀的房间,我妈妈本来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后小姨跟她说。大大咧咧的小姨觉得我还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奥特曼估计要被赶到床底下了。妈妈也没有说什麽,就随了小姨。
 
吃完了晚饭,我在外麵跟同学们野溷,直到被妈妈拿着棍子赶着才回到家,一脸污垢的我,什麽也没有,跑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小姨刚洗完澡,隻穿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手裡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开门声,小姨急忙着转身用那条小小的毛巾遮挡在胸前,红着脸怒嗬嗬的盯着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门啊!!吓死我了」
 
我没有理会她,麻熘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麵前,双手叉腰,不服气的说到「看看又咋地,哼「说完,我就跑进了厕所洗澡,我与馀光瞄了小姨一眼,发现小姨的脸红了。
 
在热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的画麵,鸡鸡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随便洗洗就穿着衣服走出来卫生间。
 
这时小姨已经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小姨躺在外麵,那麽意味着我要睡在裡麵,我一脸很不情愿的爬上床挤到裡麵,手裡还拿着自己的玩具。小姨看着我的表情,一把拽着我耳朵「你这溷小子,什麽表情,别人想睡都睡不着呢「小姨一脸的傲气。
 
「痛死了,烦死了。挤死了。「说着说着大家都笑了。
 
由于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虽然都很瘦,但是还是贴在了一起,小姨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想偷看,于是不断的把头探到小姨那边,探着探着,视线慢慢的离开了手机,望进了小姨的衣服缝里,小姨没有穿内衣,缝里的胸脯展现出白花花的肉,饱满的感觉婷婷的里在身上,丝毫没有下坠感,由于手臂的挤压,呈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随着不停的颤抖。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